教練可以做一輩子嗎?

曾經我最討厭的就是銷售,
從沒想過有天我會成為教練課銷售講師;
在俱樂部的每一天,我都想要離職。

在大型俱樂部待了三個月後,即便我業績總能達標,
但這想法一天在我腦袋中出現好幾次
「教課再認真,主管也不會被看到 。」

我們唯一被認同的時候,就是會員買課的時候。

在俱樂部工作日常中,
同事、主管間的關心不是哪個會員身體有問題、要怎麼改善,多數都是
「等一下你的預約會來嗎?」
「你的會員張大哥他今天可以再買嗎?」
「這個月你可以做多少?」

那時心中只有專業魂的我,
對於這些現象嗤之以鼻,甚至對於這現象很無力。

我總覺得總有一天我要離開這裡,
不論是做自由教練也好,自己開工作室也好,
我真的不想待在俱樂部,這個商業至上的地方。

直到有一天,我跟以前的同事王先生,
還有一群認識的朋友原本合夥要開工作室,
但是最後理念不和我提早退出了。

就在我對未來充滿迷惘的時候⋯⋯

某天,
我們店的FM(教練經理)因為某些原因被老闆開除,
從其他分店派一個很斯文的中年大叔來做我們的FM,暫且叫他鹹蛋(因為他很喜歡鹹蛋超人)。

某天,鹹蛋問我:
「你會不會想嘗試做WFM(教練周末經理)?」

聽完後我沉默了三秒,心想:
「現在出去做自由教練,學生都會跟著我出去嗎?就算做自由教練可以成功,但一輩子就這樣過了嗎?主管好像都要逼會員買課,我適合嗎?」

當下我沒辦法決定,就先回:
「我有興趣,但你可以給我一天的時間想一下嗎?」

鹹蛋笑咪咪地回:「可以啊!我明天等你的答案。」

回家後,
我其實不知道怎樣比較好,我問了我的老婆Yumi:
「新來的經理問我要不要做WFM,你覺得呢?」

沒想到我老婆Yumi很直接地說:
「去啊!你這個人向來獨來獨往,此時不做管理職磨練一下,以後就沒機會了」

財富自由之路這本書對於迷惘這點說得很好:
「參考多數人的意見,然後自己做決定。」

隔天我就直接找經理鹹蛋說:
「我願意挑戰看看,那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嗎?」

鹹蛋笑咪咪地對我說:
「包準你學不完,而且可以賺到很多錢唷!」

我回:「我對賺錢還好,我對學習比較有興趣。」

就這樣開始了我的主管生涯,而且一做就是七年,
那也是我第一次開始發現,
原來教練不該只進修專業;
這也是讓我開始每個月閱讀超過三本以上的書,
維持了七年以上已讀了超過300本書(這不算厲害,有更多神人一天就可以讀一本簡單的書)。

_
而當我做主管有遇到幾個難關:

  • 協助談單

當時幫教練TO(協助談單)時,
會員覺得跟我講話壓迫感很強,
所以我去上了周震宇老師的聲音表達課;
同時看了超過十本肢體語言和溝通表達的書,
讓我在跟會員一聊天時,就能快速建立關係(這也是銷售攻略的開場白啟發的來源)。

  • 開會的藝術

剛當主管時我非常排斥開產能會議,
覺得一個一個問大家預約很浪費時間
(因為我過去自己都會做好,根本不用主管擔心);

但有時候教練沒有預約,也沒有足夠上課數的時候,
對方也敷衍的回「我會打電話」,
被敷衍幾次後,我就會不客氣地回問:
「打了四個小時的電話,卻一個預約都沒有?請問你在打什麼?」

幾次後教練再也不看我,
到最後大家就漸行漸遠直到離職。

後來我不斷地跟鹹蛋請教開會的訣竅,
也找了幾本銷售的書回來看。
原來問出真實需求,然後引導對方行動,
這樣也是銷售的一種方式,也就是提問力。

這樣的提問力不只在開會時很好用,
在講課培訓、思考銷售文案,
甚至關心同事親人時也很好用。

因為提問的初衷就是,幫助對方解決問題。

當我踏上主管職後,
我突然覺得自己做教練時懂得好少,
就算知道也只是從書上看到,沒有真實領悟到,
那得到的也只有一知半解。

當我們對這世界理解不足時,
會習慣用二分法(對錯)來判斷狀況。

事實上我們需要持續學習,用多種觀點去思考,
才不會落入了非黑即白的單向思考,
當然這不容易,需要花很多間揣摩。

「教練可以做一輩子嗎?」

可以,但不建議只做單一形式太久,
要嘗試不同的形式,可能是主管、講師、團課老師、直播教學,或影片教學。

有些路你要走過,才知道適不適合你。

不是嗎?

發表者:chad chen

一個在健身產業打混十年的老屁股。 剛做教練時,人稱教練界的吳奇隆,現在老了都被叫成教練界的孫越。 從飯店業的清潔工教練、到在商業健身房滾出了好幾桶金, 某天發現,每天教課快交到窒息,毅然決然往管理職跟講師職邁進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