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練跟健身房一定要互相對立嗎?

最近很常聽到教練朋友跟我哀嚎說:
「現在公司沒有給底薪,又被叫去上班,上班只有給基本時薪也只能運動跟清潔,覺得好浪費時間。」

「與其賺那一點錢,不如待在家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還比較實在。」

「公司說要幫我們弄紓困,弄那麼久了錢還沒有下來,不知道再搞什麼鬼?」

其實不論任何時候,
教練跟健身房總是處在一個對立的狀態,
抽成給的少是公司的問題,
自己賺得少也是公司的問題,
自己身材差也是器材的問題(因為器材不夠好)。

想到當年自己做教練時心中也會不斷怒罵老闆,
老闆自己也是教練,
那為什麼換了一個位子就換了一個腦袋,
不懂教練在想甚麼了呢?

後來當我經歷了七年的健身房管理職後,
我終於懂了。
其實老闆不是換了腦袋就換了一個人,
是因為有些經營上的苦,
只有親身體驗過,才能夠理解。

我有一位朋友叫莉莉,
莉莉曾經被挖角到加拿大的高科技公司工作,
下班後,兼職做自由教練,沒想到學員越教越多,
讓他萌起了創業的念頭。

外國的月亮雖然圓,但是台灣的月餅比較甜;
異鄉待久了,還是會想家,
莉莉在存了好幾桶金後回台灣開了健身房,
現在也有四到五家工作室了。

然而在疫情時期,
莉莉可說是被疫情強暴的受災戶之一。
在公司現金流短缺的狀況下,忙著要把課程線上化,
又被員工追著問說補助的錢什麼時候下來,
又在跟房東協調說減少房租的事情。

某次跟莉莉通話時,不斷的聽到她抱怨:
「查德你知道嗎?線上課程要準備的東西真的很多,萬一會員接受的比例不高,那等於又多花了一筆費用,還有很多固定費用要支出。」

「那些平時跟你稱兄道弟的教練,一沒薪水簡直變成了討債公司,不斷威脅我,如果補助沒下來就要去勞動部申訴,馬的,他們至少有補助我們老闆只剩土可以吃了,他有家人要養,老娘也有老母要養阿!」莉莉洩氣的說著。

聽完這段話,即使現在是夏天,
我卻能感到電話那頭的冰冷,
不是我冷氣開太強,而是對人性的心寒。

電話那頭的我其實不便多說什麼,
員工的辛苦我理解,老闆的辛酸我也能夠感受;
在這低潮的時刻,誰都有說不完的苦。

「該如何是好呢?」其實說到底,
只要願意花一點時間去了解彼此的狀態,
其實你眼前的惡人真的沒有那麼可惡。

員工沒錢,跟你要錢他可惡嗎?
也許他有房貸要繳、有卡債要還、有孩子要養,
沒錢的壓力讓好人都開始兼差討債公司了。

你覺得,老闆沒錢發薪水沒給補助很可惡嗎?
但你看不到老闆背後要扛的房租、裝潢器材攤提、
每月幾十萬幾百萬的支出,
你有家人要養,老闆也有家人要養,
你只是沒錢不至於負債,
做老闆的可能賣房賣身,破產都還不起錢了。

我看過一本書,書名我忘記了,
但那本書講了句話讓我一直很有感受,
「沒有可恨的人,只有可憐的人。」

是阿,
誰都有說不出的苦衷。
這世界的糾紛往往來自對彼此的不瞭解,
而產生的衝突。

如果,
能花一點時間聽聽對方的苦,
多花一點時間換位思考,
其實每個人都有一些苦衷,
為難別人也換不到多少好處。

畢竟殺死公雞,你也阻止不了天亮。

在疫情強暴健身慘業的狀況下,
如果教練與健身房繼續對立下去,
只會讓彼此沉淪,不能讓彼此更好。

這世界不缺對立,
只缺少一份互相同理的心,
花點時間了解彼此的狀態,
也許你會發現,根本沒有什麼可惡的人,
只有被錢逼瘋的可.憐.人。

學會同理對方,
不只讓我們彼此能更好,
更能夠創造和平消滅衝突。

如果可以的話,
你願意踏出一步,成為創造和平的一份子嗎?

發表者:chad chen

一個在健身產業打混十年的老屁股。 剛做教練時,人稱教練界的吳奇隆,現在老了都被叫成教練界的孫越。 從飯店業的清潔工教練、到在商業健身房滾出了好幾桶金, 某天發現,每天教課快交到窒息,毅然決然往管理職跟講師職邁進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